当前世界的基本状况与资本主义的长期历史趋势——《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过去、现状和未来》系列之一(李民骐 朱安东)

  发布日期:2005-10-14  浏览次数:170   作者:李民骐 朱安东

 

当前世界的基本状况与资本主义的长期历史趋势

 

《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过去、现状和未来》系列之一

 

李民骐 朱安东

摘要

当前世界的基本状况可以概括为,第一,世界范围的收入和财富分配极端不平等,并且越来越不平等;第二,世界上的相当一部分地区,相当一部分人口陷于绝对贫困化;第三,全球经济趋于停滞并且越来越不稳定。面对如此严重并且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和社会矛盾,这样一种社会秩序,能够长久维持下去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对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基本性质及其长期历史趋势做更深入的研究。

 

关键词

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不平等;绝对贫困化;长期历史趋势;利润率;长波

 

当前世界的基本状况:极端的不平等、绝对贫困化、经济停滞和危机

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中。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世界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按照现在的状况,现有的世界体系、社会秩序能够长久地维持下去吗?如果现在的世界不能够长久地维持下去,人类所面临的出路又将是怎样呢?要了解这些问题,不妨先从当前世界经济与社会的一些主要现象说起。

 

从现象来说,当前世界有三个比较突出的特点。第一,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不平等的一个世界里面,不仅是一个非常不平等的世界,而且不平等的程度越来越大,不断扩大。下面一组数据可以说明当前世界的不平等程度,已经严重到了什么地步。根据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的资料,世界上最富的20%的人与最穷的20%的人的收入之比,1960年为30比1,到1990年达到了60比1,到了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达到了75比1,按照这种趋势,到2015年这一比率可以达到100比1。[1]

 

世界范围的不平等不断扩大,不是一个最近的现象,而是自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存在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长期趋势。根据安古斯麦迪逊的《世界经济千年史》里的有关材料,1820年时,世界上最富的地区与最穷的地区的收入差距是3比1,到了1950年差距扩大到了15比1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资本主义在自身生产关系的范围内做了一些调整,增强了国家干预,在一定程度上调整了资本主义国内的阶级关系,以及中心地区和外围地区的关系。到1973年,世界上最富地区和最穷地区之间的收入之比略有缩小,为13比1,但是到了上世纪末,差距又扩大到了到了19比1。所以,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是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一个长期趋势。[2]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存在不平等,本身不算一件奇怪的事情,甚至于存在很大程度的不平等也不算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为自从阶级社会产生以来,有了阶级压迫、阶级剥削,自然就有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但是,如果一个社会的不平等程度不断扩大,它内部的经济和其他资源的分配越来越不平等,从而组成它的社会各个集团的离心倾向不断增强,这样一种社会能长久存在下去吗?

 

当前世界的第二个特点是,世界上的相当一部分地区、相当一部分人口现在处于绝对贫困化的状况,就是说他们的生活水平绝对地不断下降,1990年到2002年,世界上一共有54个国家出现了人均收入下降的情况,基本上相当于每三个到四个国家之中就有一个国家处于人均收入下降的情况。人均收入负增长的国家,都是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集中在前苏联东欧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那么,在“发达国家”或者说世界体系中的中心国家,也可以叫做帝国主义国家中,劳动人民的生活状况是怎样的呢?以美国为例,美国号称是世界上最富强的帝国主义国家,但是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基本上处于绝对下降的状况。所谓实际工资,是根据名义工资(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工资,也可以叫货币工资)扣除物价水平变化的影响以后计算出来的,反映的是工人工资的实际购买力的变化情况。从二十世纪60年代中期到1973年,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是不断增长的,但是到了1973年就达到了在整个战后期间的顶峰,从1973年以后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实际工资几乎是直线下降。在90年代的经济复苏中,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有所增长,到2004年,按1982价格计算,美国工人的平均小时工资达到了8.27美元,但是仍然大大低于1973年的9.04美元,甚至还不如1967年的8.29美元。也就是说,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现在还不如三十七年以前。[3]

 

至于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情况就更加悲惨。以拉丁美洲国家为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很多拉丁美洲国家的工人实际工资下降,比如,1980-91年,玻利维亚工人的实际工资下降了73%1980-92年,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委内瑞拉工人的实际工资分别下降了68%65%53%1980-94年,阿根廷、乌拉圭工人的实际工资分别下降了14%21%[4]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随着医疗技术水平的提高,并且由于资本主义国家也进行了一些社会改革,世界各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一般来说是趋于提高的。但是在过去十多年里,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大家都知道,在前苏联和东欧搞了资本主义以后,特别是在前苏联,出现了人均预期寿命下降的情况。1990年以后,世界上一共有34个国家出现了人均预期寿命下降的情况,其中最严重的,是津巴布韦等四个国家,这四个国家的人均预期寿命从1990年以后下降了20岁以上。这些国家人均寿命的下降,与艾滋病的传播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与世界资本主义的极端不平等的社会经济秩序,特别是与国际资本所推动的新自由主义结构调整也有很大的关系。按照现在的速度,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面,这几个国家的人口将下降一半。

 

全球现在有28亿人口,每天的收入不足两美元。这个两美元是什么概念呢?这个两美元不是指按市场汇率计算的两美元,而是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大约相当于四块钱人民币,也就是说,世界上有28亿人,每天的收入不足四块钱人民币,另外就是12亿人口每天的收入不足一美元,或者说两块钱人民币。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世界上有10亿人口生活在城市的贫民窟里,相当于现在世界上全部人口的六分之一,世界上全部城市人口的三分之一。目前世界上大概有8.4亿人长期处于营养不良,或者饥饿的状况,世界上每年有三千六百万人直接或者间接死于饥饿或者营养不良,每七秒钟就有一个十岁以下的儿童因饥饿而死亡。[5]

 

当前世界的第三个特点, 就是全球经济趋于停滞,并且越来越不稳定,国际性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越来越频繁、破坏性越来越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先是有1995年的墨西哥危机,后来有1997-98年的东亚危机,波及到巴西和俄罗斯,到2001年又发生了阿根廷和土耳其的金融危机。关于这个问题,在本文的下半部分,我们还要详加论述。

 

所以,概括来说,当前世界的基本状况可以概括为,第一,世界范围的收入和财富分配极端不平等,并且越来越不平等;第二,世界上的相当一部分地区,相当一部分人口陷于绝对贫困化;第三,全球经济趋于停滞并且越来越不稳定。那么结合这几个特点,人们很自然会提出一个问题,这样一种社会秩序,且不谈它是不是合理的,面对如此严重并且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和社会矛盾,能够长久维持下去吗?要回答这个问题,仅仅罗列上述的各种现象是不够的,必须要对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基本性质及其长期历史趋势做更深入的研究。

 

资本主义的长期历史趋势:统计证据和理论

资本主义建立在为利润而生产的基础上。对于资本家来讲,最主要,最核心的指标是利润率。利润率说明一定的资本能够获得多少回报,获得多少收益,决定着资本积累的活跃程度。图1显示的是美国私人部门的利润率从1869年到2000年一百三十年间的变化情况。图中有两条线,一条细一点的、浅颜色、波动明显的线是每年的利润率的变化情况,还有一条粗一点的、深颜色的、比较平滑的线,是利润率的十年移动平均曲线。十年移动平均曲线可以消除短期经济周期波动对利润率的影响,使长期趋势更清楚地体现出来。[6]

 

从图1中可以观察到两个有趣的现象。第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利润率的长波。如果我们观察十年移动平均曲线,那么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有四次比较大的利润率的波动起伏,这种比较长时期的波动起伏可以称之为利润率的长波。从十九世纪中期到现在,美国的利润率一共经历了四次长波,第一次是从十九世纪中期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第二次是从二十世纪初到三十年代,第三次是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第四次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所观察到的四次长波中有两次是比较完整的,这两次比较完整的长波,各自从上升阶段,到下降阶段,再到危机的时间大约是40年左右。

 

第二个有趣的现象是利润率在长期的下降趋势。如果我们比较第一个长波,第二个长波,还有第三个长波,可以看到利润率在这三次长波中逐步趋于下降。表1说明了美国私人部门的利润率和利润份额在各次长波中的平均水平和最高水平。利润率是利润与资本量之比。具体来说,利润的计算方法是用国内生产净值减去工资成本(劳动者报酬)和税收成本(包括间接税和公司所得税),也等于资本家阶级的全部税前个人收入(红利、利息、租金和非公司企业利润之和);资本则采用私人部门的全部非住宅固定资本净值。利润份额是利润与产出(即国内生产净值)之比。

 

为了把历次长波与当时资本主义的一些具体制度特征联系起来,我们分别给四次长波起了一个名字,第一个叫做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长波,第二叫做私人垄断资本主义长波,第三个叫做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长波,第四个叫做新自由主义长波。从表1中可以看到利润率和利润份额的变化情况,第一次长波的时候平均利润率是17.5%,到了第二次长波的时候下降为13%,如果把大箫条时期去掉则是14%,到了第三次长波的时候进一步下降为11.9%,利润份额在三次长波中也是逐次下降的。但是,到了新自由主义时代,利润率和利润份额都有所回升。

 

这里可以思考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在美国经济中观察到这种利润率趋于下降的情况?第二个问题是,利润率如果长期趋于下降,那么最后后果怎么样,对资本主义的命运会有什么影响?第三个问题是,在新自由主义时期,利润率和利润份额有所回升,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在新自由主义时期,资本主义找到了克服利润率下降趋势的特殊的、有效的方法?还是说在新自由主义时期,资本主义的各种基本矛盾实际上更加激化、更加尖锐化了,从而新自由主义挽救利润率下降的努力可能只是资本主义回光返照的表现?下面我们分别考虑这三个问题。

 

首先,为什么美国的利润率会在长期趋于下降?关于这个问题,马克思有一个关于利润率下降趋势的学说,或者叫做假设。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的积累和技术进步导致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或者造成物化劳动与活劳动之比不断提高,如果这种趋势不被抑制,利润率就必然趋于下降,而利润率下降超过一定限度,资本积累就会陷入危机,资本主义生产的火焰就要熄灭。所以,马克思的利润率下降趋势的学说是以资本有机构成趋于提高为前提的。关于这个问题,理论界有比较大的争议。根据现有的统计资料,马克思的估计符合某些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发展的状况,也符合美国十九世纪的情况,当时美国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是很快的。但是,到了二十世纪,美国的资本有机构成就不再趋于提高了,有时甚至还趋于下降。所以,马克思的利润率下降趋势的学说不符合美国二十世纪的情况。那么,美国从1869年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利润率趋于下降又是由于什么原因呢?

 

我们发现,美国的利润率下降,是由于工资成本和税收成本占产出的份额提高,特别是税收成本占产出的份额提高造成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在后面还会做进一步的分析,其中税收成本的上升是资本主义的一个长期趋势,反映了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国家的干预的程度不断加强,在经济中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

 

利润率下降的趋势,如果得不到克服,在长期会带来什么后果?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给大家介绍一些沃勒斯坦的理论观点。沃勒斯坦是世界体系学派的创始人,和主要的理论家。世界体系学派是目前在西方左派中比较有作为的一个学术流派。沃勒斯坦认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在经历了过去差不多五百年的发展以后,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结构性危机的阶段。所谓的结构性危机,并不是简单的指大规模危机,也不是指能够导致资本主义局部质变的阶段性危机,而是指资本主义根本的、制度性的、无法克服的危机。

 

那么,沃勒斯坦为什么认为资本主义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结构性危机的阶段呢?沃勒斯坦认为,资本主义长期发展的结果,导致了三种长期的历史趋势,分别是工资成本上升的趋势,税收成本上升的趋势,和环境成本上升的趋势。首先,来看工资成本上升的趋势。这个观点,实际上与《共产党宣言》里面讲的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无产阶级队伍不断壮大、无产阶级不断组织起来的观点有联系。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人口和劳动力结构的变化。一方面,资本主义发展导致人口结构的非农村化,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劳动力成为雇佣劳动者,从而无产阶级化的程度不断提高。按照沃勒斯坦的观点,无产阶级化的工人与非无产阶级化的工人有重要区别,无产阶级化的工人更有意愿和条件在政治上,经济上组织起来,而组织起来的无产阶级化的劳动者能够不断提高自己的谈判能力,从而使实际工资不断提高,甚至使实际工资比劳动生产率提高得还快,造成工资成本占产出份额上升的趋势。

 

在历史上,资本主义是怎么对付这种工资成本上升的趋势呢?主要是通过两个办法,一个是通过地理上的扩张,通过地理上的扩张来吸收新的廉价劳动力,再一个是通过非农村化的过程,从农村地区吸收廉价劳动力。但是,这两个过程最终都面临着不可逾越的极限,地理上的扩张受到地球的限制,非农村化的过程也有极限,随着非农村化过程的进行,农村的廉价劳动力最终是要耗竭的。

 

其次,是税收成本上升的趋势,这与工资成本上升的趋势有联系。随着工人阶级组织能力的提高,资本主义国家被迫为工人提供更多的福利。资本家阶级或集团,为了调节资本主义经济的各种内在矛盾,或者为了和其他的资本家集团竞争,也要求国家不断加强干预。这样,既有来自工人阶级的压力,也有来自资本家阶级的压力,就造成了国家的活动范围不断扩大的趋势。但是国家的活动范围不能扩大,必须有相应的经济资源来支持,这样就造成了税收成本上升的趋势。

 

资本主义的各种经济活动造成了对环境的破坏,污染,和对资源的消耗。但是对于资本家个人来说,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都是无代价的。但是现在,资本主义对环境的破坏已经到了威胁人类生存的地步,以至于资本家或者必须直接承担越来越多的环境成本,或者通过国家对环境进行管制、治理,从而间接承担环境成本。因此,除了工资成本和税收成本上升的趋势以外,资本主义现在还不得不面对环境成本上升的趋势。按照沃勒斯坦的观点,这三种趋势现在都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了临界点,或者说已经达到或者接近了资本主义无法承受的程度,据此,他认为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结构性危机的阶段,并且明确地提出未来五十年将是一个天下大乱的过渡时代。随着过渡时代的终结,现存的世界体系将随之瓦解,并被一个或多个其它的世界体系所代替。[7]

 

沃勒斯坦关于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的观点是否正确,暂且不论。先来看一下第三个问题,就是如果看待、如何理解代新自由主义在世界历史中的地位,在整个资本主义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地位。在新自由主义时期,资本主义到底是又找到了一种克服其内在矛盾的灵丹妙药,还是说实际上是回光返照,实际上各种矛盾更加激化?在我们做深入的分析之前,不妨再看一下图1,先从纯粹的现象和直观上认识一下这个问。如前所述,在美国的历史上,可以观察到四次利润率的长波。每次利润率长波的下降阶段,都是和比较大的经济社会危机联系在一起,并且每次比较大的危机都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内部结构和生产关系的重大调整。新自由主义的长波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每个长波从开始到结束大概是40年多一点的时间,据此推算,我们目前大概处于新自由主义长波的顶峰或者稍过一点的位置。所以,单纯从现象上来看,今后的十年到二十年,也应该是新自由主义长波的下降阶段和危机阶段。这些都只是直观的观察,关于新自由主义的基本矛盾我们在以后的文章中还要做详细的分析。

 

注解

[1]见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January 3, 2000.

[2]Angus Maddison, The World Economy: A Millennial Perspective, OECD (2001).

[3]关于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动态,可参阅历年美国《总统经济报告》或通俗经济读物Real World Macro的统计附录。

[4] Duncan Green, Silent Revolution, Monthly Review Press (1995), Appendix A.

[5]关于世界健康卫生、饥饿与贫困状况,可参阅世界社会主义网站www.wsws.org相关报道。

[6]图一和表一的相关数据主要来自美国商业部经济分析局www.bea.govHistorical Sta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From Colonial Times to 1970.

[7]关于沃勒斯坦的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的观点,可参阅Immanuel Wallerstein, The Decline of American Power, The New Press (2003), Chapter 3.

 

作者单位:李民骐,加拿大约克大学政治学系;朱安东,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经济系

 


1 利润率、利润份额与长波

(美国,1869-2000年)

阶段 /

长波

整个阶段的平均值

最高的十年

(其中最后一年)

利润率

利润份额

利润率

利润份额

自由竞争

资本主义

(1869-1897)

17.5%

25.4%

24.2%

(1882)

32.6%

(1883)

私人垄断

资本主义

(1898-1940)

13.0%

(14.0%)*

22.0%

(23.8%)*

14.4%

(1913, 1929)

25.2%

(1913)

国家垄断

资本主义

(1941-1982)

11.9%

14.3%

13.1%

(1949, 1968)

16.1%

(1943)

新自由主义

资本主义

(1983-2000)

12.7%

16.3%

13.2%

(1998)

16.6%

(1998)

* 1898-1929.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