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信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中介(郭兆晖)

  发布日期:2004-10-24  浏览次数:171   作者:郭兆晖

 

信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中介

经济学03  郭兆晖  31041026

 

    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信用逐渐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中介。信用的这种作用体现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各个方面。根据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阐述,我绘制了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作用的示意图,分别从逻辑与历史两个维度体现信用的这种中介作用。

     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作用示意图

  信用作用示意图

图中标号-⑹从逻辑的维度,以资本的具体形态发展上升到剩余价值的具体形态发展为线索,来体现信用的作用;图中标号-⑾从历史的维度,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自身的发展为线索,来体现信用的作用。下面分别进行阐述。

就产业资本而言,信用在产业资本的三种职能形式的连续循环中起中介作用,保证了它们在时间上的继起性,从而加快整个再生产过程。但信用的这种作用也会导致生产过剩。

就商业资本而言,商业资本的运动方式为G-W-G’,它由买进(G-W)和卖出(W-G’)两个环节构成。一方面,信用分别在这两个环节中起中介作用,信用成为它们各自的中介后,导致金属货币逐步为只是一种信用符号的纸币所代替,更进一步的为电子货币这类虚拟形式所代替,使相当大的一部分交易完全用不着货币,从而减少流通费用,又可节省流通时间,缩短资本周转时间。另一方面,信用也是买进和卖出的中介,使商业资本家买进产品后不急于卖出,补偿其预付资本,使买进和卖出的行为可以互相分离较长的时间,但这也成为了投机的基础。

就借贷资本而言,借贷资本的运动形式为G-G’,分为贷放(G-G)与偿还(G’-G’)两个环节,信用在贷放与偿还间起中介作用。只有信用作为中介,贷放与偿还才能实现。

就土地所有权而言,信用是租地农场主与土地所有者的租借土地行为的中介,从某种意义上说出租土地也是一种资本商品作为固定资本的贷放。

就国家权力而言,信用即国家信用形式,是国家向公民征收税收的中介。

信用又是利润率平均化的中介,利润率的平均化以资本在各部门间的自由转移为条件,而货币形态上的资本比较容易自由的在各部门间转移,信用制度和银行正是实现货币资本在分配的最灵活的机构。依靠银行的贷款或投资,能使资本迅速的由利润率低的部门转向利润率高的部门,因而促进利润率的平均化,使利润向平均利润转化。

资本主义发展的初期,产业资本独立完成资本的循环,既从事商品生产又从事商品流通,后来为适应社会分工和生产力的发展,处于流通领域的商品资本就从产业资本运动中分离出来,独立为专门从事流通职能的商业资本。信用正是在这种独立化的过程中起了中介作用。贷者把产业资本一定阶段上的商品资本实现为货币资本。卖方把商品赊销给买方,经过一定时期,买方向卖方偿付贷款。这推动了产业资本中一部分商品资本向商业资本转化。这种信用即商业信用,它也是产业资本家与商业资本家间的中介。

⑻由于信用制度的发展,资本的所有权与使用权相分离,从而货币资本的所有者凭借资本的所有权,将资本的使用权在一定时间内让渡给他人,从而产生了借贷资本,货币所有者成为借贷资本家。这种信用也发展成为银行信用,它的中介作用又体现在它一方面替全体职能资本家借款,另一方面替全体借贷资本家放款。也就是说它是职能资本家与借贷资本家间的中介。

⑼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土地的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农业资本家与土地所有制间建立起以信用为中介的租借关系。这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入农业,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的土地制度的确立。

⑽信用是资本集中的强有力杠杆,使生产规模惊人的扩大,使私人资本向社会资本转化,私人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化,即产生了股份公司这种形式,使私人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扬弃。

⑾信用一方面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又加剧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从而导致经济危机。因此信用又进而成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联合的生产方式过渡的中介。

 

附件:

guo.JPG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