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学习“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有感(杨潇)

  发布日期:2004-10-24  浏览次数:164   作者:杨潇

 

学习“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有感

杨潇 03经济学31041011

 

在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欧洲,信用还没有产生像今天一样的影响力,人们对信用的认识多局限于道德层面或具体应用的经济领域。马克思以其对资本主义生产运行机制的深入分析和预见性的眼光,在《资本论》第三卷第二十七章专门阐述了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洞察了信用对于资本主义经济长远发展的重要意义。

    在马克思看来,所谓信用,是商品在买卖中的延期付款或货币的借贷行为,是以偿还为条件的价值特殊运动形式。信用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属于生产关系的范畴,它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在生产、流通领域发挥作用。

信用作为一个经济范畴,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基础是经济利益关系。马克思曾指出:“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经济主体间的信用及信用关系也不例外,在经济交往过程中进而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无疑是实现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利润的无限增值,从而对生产起促进作用。任何事物的成长壮大都有其滋生的土壤,信用和信用制度也不例外,它是适应资本主义生产力不断发展的需要而存在并发展壮大的,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更成为信用生存和壮大的一方沃土。随着资本的无限扩张受到愈发的阻碍,信用由于资本的竞争成了资本积累和集中的“新要素”,并和创新一起组成了现代资本主义发展不可或缺的两个法宝。

马克思当然没有忽视信用这一顺应历史发展趋势的重大问题,并从产业资本的角度考察了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大致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1.       促进了平均利润率的形成

    伴随着资本主义市场的不断扩大,统一的市场逐渐形成,有机构成不同的资本在竞争中自由转移的要求日益强烈。信用制度的兴起适应了资本自由化的要求,在资本的运动中起了中介作用,通过信用,资本在不同产业部门间进行再分配,这样资本就可以更加便捷地涌向利润率高的生产部门,从而回避利润率低的部门,加速了利润率平均化的过程,使生产者获得了更高的积极性,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因此,马克思强调:“整个资本主义生产就是建立在这个运动(利润平均化运动——引注)的基础上的。”

2.       节约流通费用

⑴通过信用,节约了作为流通费用之一的货币,节约的方式有三种:

         由于银行使用信用流通工具,如支票、汇票等等,可以使债权、债务相互抵消,这样,“相当大的一部分交易完全用不着货币”。这是信用使流通费用得到节约的最直接方式。

         流通手段的流通加速:

A.         技术性加速。银行业务技术的提高,使较小量的货币或货币符号也可以完成商品流转额保持不变的交易,使交易变得更加便捷,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人们交易的积极性。

B.     信用加速商品形态变化的速度,从而加速货币流通的速度(这一点与⑵是基本相同的)。

         纸币代替金币流通,从而节约了货币。纸币是由国家发行并强制流通的价值符号,它是由一国政府的强权保证其代币流通的特性的,是国家信用的体现,如果一国政府的权力不足以保持其币值的稳定,就会出现大量兑现黄金的混乱现象,一国就难以继续维持稳定,甚至改朝换代。可以说国家信用在信用体系中同样占有统治地位。

⑵“由于信用,缩短了流通或商品形态变化的各个阶段,进而资本形态变化的各个阶段加快了,整个再生产过程也加快了”。由于采用信用方式出售商品,从而加快了商品流通和资本循环过程,加速了货币的流通速度,用较小量的货币和货币符号,可以完成同样的交易或服务。

3.       促进了股份公司的建立发展

资本的扩大是通过资本的积聚和集中实现的。在资本的积聚和集中中,信用起着催化剂的作用,它不光使资本的规模大幅度扩大,同时还扩大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使货币更多的以虚拟信用的形式进行虚拟支付。这样,就“创造了一种联合的资本”,而信用成为出资者之间“联合”的粘合剂,成为“资本主义的私人企业逐渐转化为资本主义股份公司的主要基础。”是实现资本集中的杠杆。

股份公司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产物,股份公司的建立离不开信用制度,股票本身就是一种信用凭证,信用成为可支配别人财产的权利。

马克思在阐述这个内容时分了企业、资本、资本家三个角度。首先,从企业的角度。企业的规模达到了“单个资本不可能建立”的程度,“成了社会的企业”,由于这种企业需要充足的资本来源,需要管理者用战略的眼光考虑社会全局的利益,而且经营困难,机构庞杂,风险较大,甚至时常处于亏损状态,所以这种新型企业所履行的职能有相当一部分以前完全由政府来担当,如铁路、邮政等等,这些领域正是私人企业无法涉足也不愿涉足的,而阻止私人企业涉足这一领域的最重要原因是这些领域需要的投资都非常庞大,私营企业无力承担。然而股份公司的建立使有实力承担这一使命的私营企业诞生了,并且一跃成为这一领域的主角(但同时股份公司的形式也使企业的社会化程度加深了,关于这一点后文另有论述)。由于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崇尚自由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大多处于无政府状态,所以一定程度上,私人资本成为唯一的资本来源,马克思曾指出:“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某些单个资本增长到修建铁路的程度,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当然,社会主义的诞生消除了这一顾虑,它通过国家集中积累的方式完成了社会主义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成为社会主义存在的基础。但资本主义作为经济制度强弱交替现象规律中较强制度的典范,必然会克服种种障碍,以强大的自我完善、自我更新能力去弥补先天的不足——股份制企业的产生就是表现,它对资本主义内部的固有缺陷进行自我修复,自我扬弃,克服了私人资本难以集中的社会化危机,从而进一步促进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股份制企业的诞生比社会主义及其公有制的诞生还要早一个世纪以上。

其次,从资本的角度。“那种本身建立在社会的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并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社会集中为前提的资本,在这里直接取得了社会资本(即那些直接联合起来的个人的资本)的形式,而与私人资本相对立。”资本是企业建立的前提,社会化的资本促成了社会化企业(如股份公司)的建立。

最后,从资本的拥有者——资本家的角度来说,“实际执行职能的资本家转化为单纯的经理,及别人的资本的管理人,而资本所有者则转化为单纯的所有者,即单纯的货币资本家。”资本的所有权与资本的现实职能分离开来,“因而劳动也已经完全同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剩余劳动的所有权相分离”(这里,我个人理解是:拥有生产资料所有权和剩余劳动所有权的资本所有者不再参与劳动过程,因而相分离)。马克思认为,这是私人财产转化为社会财产的必经阶段,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这也为现代企业提供了一种新的制度形式。

4.       信用是一种支配权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信用的发展,使单个资本家不仅可以支配自己的资本,还可以依靠信用提供在一定界限内支配别人资本、财产、劳动的权利。由于此时的资本、财产、劳动都是社会性的,因此资本家的私人资本只是用来赢得信任,是获得支配他人财产权利的“保证金”。然而支配的最终目标还是回报,是超额利润,这也是资本家获得持久信任的基本要求。但无论风险有多大,利润都会驱使“冒险者”铤而走险,导致最大规模的剥夺,从直接生产者扩展到中小资本家自身,“这种剥夺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出发点”,其目的“是要剥夺一切个人的生产资料”,把每个人藏在身边以备万一的最小额资本,用在生产的用途上。信用作为资本集中的有利杠杆之一,把分散在社会上的大小货币集中起来,从而促进股份资本形成股份公司。但马克思同时指出,“这种向股份形式的转化本身,还是局限在资本主义界限之内……没有克服财富作为社会财富的性质和作为私人财富的性质之间的对立,而只是在新的形态上发展了这种对立”。因此这种“变革”依旧是“扬”的成分较多,“弃”的成分较少。

    最后,马克思将信用的这种发展方向扩展到了更高的层次,即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厂,马克思认为这“是在旧形式内对旧形式打开的第一个缺口……资本和劳动之间的对立在这种工厂内已经被扬弃……工人作为联合体是他们自己的资本家……利用生产资料来使他们自己的劳动增值……没有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产生的信用制度,合作工厂也不可能发展起来”。由此可以看出,合作工厂作为新型的股份制合作形式,对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是“扬”的成分较少,“弃”的成分较多,与资本主义的股份企业相比,这种对立是积极的,而后者则是消极的。

5. 信用不合理使用所带来的外部性

矛盾的普遍性原理证明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信用也不例外。不合理使用信用也会带来外部性。由于信用是无形的,当它作为一种虚拟资本成为促成交易的主要砝码时,风险也接踵而至——作为资本集中者的资本家能否赚取超额利润?出资者对投资者是否有足够的信任?而最大的风险是,出资者的钱有没有用来投资?“投机”了怎么办?马克思指出:“信用使买和卖的行为可以相互分离较长的时间,因而成为投机基础。”因信任缺失所导致的社会问题和信用制度的不断完善成为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在经济运行过程中共同发展,构成现代社会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信用的具体应用日益普遍化的今天,信用缺失的问题日益尖锐,这反映了一方面,信用的确使市场整体的流通费用大大降低,但另一方面,交易双方获得信任的成本也由于交易范围的日益扩大而愈发增高。在市场中,人们面临的往往只是生意上的伙伴,难以在短时间内对对方产生足够的信任,也难让对方足够信任自己,虽然品牌效应以及良好的信用制度环境可以使获得信用的费用降低,但这些东西的获得同样需要时间积累和庞大的成本。如果发生投机欺诈等不良的失信行为,信用所带来的成本就不是一点点流通费用的节省所能弥补的了。

另外,这种信用缺失的投机行为带来的最大危害无疑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投机者将信用作为牟取暴利的手段,形成欺骗造假的风气,市场中充斥着虚假需求、虚假资本、虚假信用,然而在生产的全部联系都是在以信用为基础的生产制度中,一旦经济发展中的泡沫破裂,整个社会的信用链就会随之断裂,人们纷纷盯住现金不放,而现金却无从支付,银行陷入困境,经济危机爆发。历史上的很多金融危机,正是由于对借贷资本的需求在繁荣时期大大增加,并得到满足,而造成经济停滞时期的信用紧张。20世纪末东南亚经济危机就是典型范例。

    纵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关于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作用的学说,可以得出一些结论。首先,信用制度打破了建立在资本主义自由发展基础上的资本增值的束缚,使资本可以以更大规模发挥中小私人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中始终无法做到的大规模投资,由此“信用制度加速了生产力的物质的发展和世界市场的形成……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使命”。其次,信用加速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加强了旧生产方式解体的各种要素”,在事实上证明了资本主义固有的缺陷,为社会主义的存在提供了有利的依据。最后,提出了信用制度所固有的二重性质:一方面是信用所带来的投机和欺诈使社会财富集中到越来越少的人手中;另一方面,信用是从旧生产制度向新生产制度转化过程中的过渡形式,是一种新型的带有扬弃性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

    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信用也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内涵。然而所有伟大的人物、伟大的思想、伟大的著作在所处时代放射出的耀眼光芒,是任何时代都难以掩盖的。虽然《国富论》没有严密的论证,那“看不见的手”也常常失灵,但我们谁不在它的掌控下生存,哪个经济学家不在这一起跑线上前进?虽然进化论被证明有很多纰漏,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依然主导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我想,这也正是我们至今仍要拜读他们的著作、领悟他们的思想、沟通他们的心灵的原因。就如我在读马克思关于信用的学说时所感受到的,虽然时代所限有些理论不能尽善尽美,但大部分论证至今仍然与时代的步伐相一致,前人思想的火花至今依旧燃烧,历史的前进只会为它增添新的注解。前人为我们勾好了轮廓,打好了地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向前眺望。

主要参考书目:

1.     《〈资本论〉选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2.     孙智英:《信用问题的经济学分析》,中国城市出版社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