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读《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魏楠)

  发布日期:2004-10-24  浏览次数:178   作者:魏楠

 

读《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

魏楠 经济系03级本科

  引言

   “信用”也算是当今的时髦词语,其实在马克思的理论中早有关于“信用”的论述。信用在各个层面上的含义很多,经济上的、社会道德上的、个人品格上的,等等。马克思在第三卷第五篇研究的主要是能够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征的信用,主要是商业信用和银行信用。

    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这么多年,一看到这张的题目就有种预感:信用的作用八成是双重的。看到最后,果然找到了马克思关于信用制度二重性的总结。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在得出结论之前的论述那么透彻。

  我对本章的理解

     一、  信用制度中借着整个资本主义的基础——利润率平均化运动,信用制度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

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完美的平均的利润率,但是存在那种在不断的不平均中不断地实现的平均化,当然如果有适当的条件的话,这种平均化会进行得更快;这在第二篇中提到过。其中的一个条件就是资本有更大的活动性。这个条件的一个前提就是信用制度的发展把大量分散的可供支配的社会资本集中起来。

 

三、            股份公司的成立

1、      生产规模的扩大,过去单个资本根本不可能建立的、必须由政府经营的企业现在以联合资本的形式出现了。

2、      联合资本。我想把文中提到的指“那些直接联合起来的个人资本”的“社会资本”称作“联合资本”,因为我觉得这种资本既然仍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如果说成是“社会资本”难免产生误会,我自己反正是误会过。我想“联合资本”和“私人资本”也可以描述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范围内的对立性来。

3、  在股份公司内,职能同所有权的分离;劳动完全同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剩余劳动的所有权的分离。

四、            信用为单个资本家提供了支配权:包括对别人的资本、财产、劳动的支配。

   借生活中的例子提出的问题

    正如马克思所说:由于信用,流通或商品的形态变化的各个阶段、从而资本形态的各个阶段、进而整个再生产过程,这些统统加快了。信用又使买和卖的行为可以互相分离较长的时间,因而成为投机的基础。(如图1所示)那么,我想也就是增大了“空手套白狼”的可能性。

    我的母亲曾经给我讲过一个例子:上海的郊区饲养鸡要用到谷物,通常都是从东北进货的。但是由于谷物供应源和船只运输业是分开的,常常由于信息不对称和运输的延误而造成需要的谷物不能及时运到。后来有一个人看到了这个商机。他过去是给企业跑运输的,因而有某种证件能证明他的信誉很好。于是他凭借这种证件得到了船只供应的允许。如果没有这种信用可是需要一大笔钱才能得到船只供应的。而谷物是相对便宜的,这笔资金也相对容易筹到。于是他就从东北运来了第一批谷物,等到从鸡饲养场那里得到钱后,他才付钱给船只供应方。这就是他掏到的第一桶金。后来,由于他的供应时效性很强,后来有许多地方都找他来解决类似的问题。他的业务不断的扩大,以前不过是每年一次,后来扩大到每年两到三次,范围也不断地向周边城市、省扩大。他不光身价翻跟斗似的增长,且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有谁知道他可是真正的“白手起家”。

    我也不是很清楚马克思讲的是不是这种情况。

    我也很想知道,这种叫不叫“个人的资本的原始积累”。而这种积累似乎并没有侵害到什么人的利益,没有什么暴力出现。

    第一卷说:“所谓原始积累只不过是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分离的历史过程。”而这种特殊的结合型的运输业的产品、生产者和生产资料都是什么呢?

    不过我想,他确实是典型地以信用作为他投机的杠杆——或者说跳板,实现了一个飞跃。

   就本章中的文字,有几点不懂

一、  关于“各种流通费用的减少”中的1货币的一种节约方式B“流通手段的流通加速了”与2“流通的各个阶段加快了”有什么区别?我想至少是由范畴大小的区别的。前者的“流通手段”是不是指以货币形式存在的资本的职能?后者则是指在整个流程中的资本的各种形态变化?

      二、  马克思说,股份公司的成立,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范围内的扬弃,因而是自行扬弃的矛盾,这个矛盾显然表现为通往一种新的生产形式的单纯过渡点。”这里所说的“单纯”有“单向”的意思吗?为什么用“单纯”这个词?

      三、  马克思在用进行投机的批发商人作例子时,说:“奢侈本身现在也成为获得信用的手段。”这是怎么理解的?

  最后出现的疑惑

    看到最后,写到最后,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信用制度的二重性质并不是完全对立的?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就是用剥削别人的劳动的办法来发财,信用制度把这一动力发展成为最纯粹的赌博欺诈制度,就是剥削的少数人的人数变得更少了,我觉得这就是在变相的颠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从而也就可以说信用制度是转到一种新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我感觉这两重性质的距离并不大。

 这个问题还请老师给我指点迷津。

 

我每次看一些大家的著作都很钦佩他们逻辑的严谨性、推理的说服力。希望自己经过不断的磨炼也能练就这样的本领。

 

附件:

1-1.JPG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