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对资本主义信用的若干理解(刘筱俐)

  发布日期:2004-10-24  浏览次数:200   作者:刘筱俐

 

对信用的若干理解

——读“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中的作用”

刘筱俐   经济系03级

 

读了好几遍《资本论》第三卷的第二十七章,联系之前的篇章,每读一遍都有一种新的收获,都会弄懂几处疑难点。于是对信用的理解也加深了很多。看着书上的文字,一遍一遍地体味揣摩,然后不住发现新的闪光点,脑袋里不时会联想到现实,喟叹马克思的伟大和智慧。但是真要写点什么时,就觉得很难了——只能说,我现在正在努力地试图读懂马克思,理解尚成问题,更谈不上创新了。只能很不好意思地不停引用原文,或者绞尽脑汁地按自己的顺序理解概括,然后回味着老师的话,联系我所略知的现实,尽我所能写下了以下不成熟的文字。谬误之处还请老师见谅。

 

一:信用综述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信用是指在商品生产和货币流通的条件,以商品赊销或货币借贷的形式所体现的一种经济关系,是以偿还为条件的价值运动的特殊形式。它是一种从属于商品交换和货币流通的经济关系。

资本主义信用的形式是采取商品或者货币形式的借贷资本运动形式。主要分为:商业信用,银行信用,国家或公共信用,个人信用(包括消费和投资),高利贷信用,国际信用等。

信用,是资本集中的重要杠杆(卷一中提到),是使资本连续运动的条件和持续动力(卷二),在资本主义生产和流通中具有巨大作用。它作为资本主义经济运动不可缺少的条件,成为“促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到它所能达到的最高和最后形式的动力”。

一方面,信用对资本主义经济有重大促进作用。主要体现在:

1.              信用制度的必然形成,促进了利润率的平均化,而在平均化运动的基础上建立起了整个资本主义生产。

2.              信用制度使各种流通费用大大减少——即预付资本的流通量减少,资本流通速度增加,资本形态变化加快,整个生产过程因而也加快了。

3.              信用促进了股份公司的建立,加快了资本集中和集聚,从而“生产规模惊人地扩大了”。

另一方面,信用也加剧了资本主义经济内在矛盾的发展。因为它使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和消费的矛盾进一步加深,加剧了资本主义个生产部门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从而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发。同时,它也助长了投机,欺诈,用社会财产进行赌博和冒险行为的盛行。正如马克思在第三卷第二十七章中提到的:“信用加速了这矛盾的暴力的爆发,即危机,因而加强了旧生产方式解体的各种要素。”

 

二:信用的完美产物——股份资本

信用在资本主义生产和流通中所起的作用,成为其内在性质的表象体现。而对于信用制度的固有二重性质,马克思有如下表述:

“一方面,把资本主义市场的动力——用剥削别人劳动的办法来发财致富——发展成为最纯粹最巨大的赌博欺诈制度,并且使剥削社会财富的少数人的人数越来越减少;另一方面,又是转到一种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

以信用制度为主要基础建立起来的股份公司,是体现这个两重性质的最明显,最有效方式。“股份资本,是导向共产主义的最完美形式。”

信用的发展使股份资本被投入到大规模的运作中,由此生产规模迅速扩大,资本集聚集中。从而私人企业转化为社会企业,私人资本变成社会资本,私人生产走向社会化生产,私人管理也被社会管理所取代,人也成为社会化发展的人。此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资本集中的表现方式,在其本身范围内进行自我扬弃,走向自己的对立面,构建了一种通向新的生产形式和新的社会的过渡点。

然同时,马克思没有停止在仅考虑股份资本作为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好处这个层次上,而是继续探索,发现了股份的局限。他精妙地指出:信用所带来的“这种向股份形式的转化本身,还是局限在资本主义界限之内,因此这种转化并没有克服财富作为社会财富的性质和作为私人财富的性质之间的对立,而只是在新的形式上发展了这种对立”。

于是,作为股份企业的延伸,马克思谈到了“工人自己的合作工厂”。与资本主义的股份企业一样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为联合的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合作工厂却是“积极地扬弃对立”。    

结合书中所谈,大致以流程图形式表达如下:(图略)

 

三:信用和股份的结晶——现代企业制度

虽然马克思针对当时的社会提出了信用制度和股份公司股份资本的理论,但事实证明:这些理论已远远超出了那个时代,在当今社会里,依然十分正确和有效,并指引着我们的发展——在这个资本主义发展得相当完善,社会主义探索新道路的阶段,股份公司正日益成为现代企业的主流发展路径和生存方式,并极大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

当今企业的财产组织形式主要分为三类:独资,合资以及股份制(后两者的企业出资主体多元化)。独资形式是只有一个出资人,适合小企业或国有企业;合资形式是由若干出资人共同出资,受到出资人数限制,转让股权等限制,具有规避风险的作用;股份制是将资产划分为若干份股权,实行“同股同权同利”,资产规模不受任何限制,股权交易属于个人行为。其中,股份制由于其灵活的运营方式和便捷高效的融资路径,成为大多数现代企业的最佳选择。

  以企业财产组织形式为基础,体现出资人和经营者之间关系的企业制度形式采取不同的形式。而信用制度的发展和信用体系的日益完备促进了企业权利的不断分离,从而促进企业制度经历了不同的阶段,由早期企业制度衍化为现代企业制度。

一个企业可以划分4种权利:资产的所有权(包括获益权和交易权),资产的控制支配权,企业的经营决策权和经济活动的组织管理权。

“早期企业制度”是企业由出资人经营(即出资经营合一),4项权利均归出资经营者。工业革命后,管理权最早与其它3项权利分离——企业所有者将管理权让渡,出现管理层,形成“非典型早期企业制度”(我国改革前的国有企业就处于这个阶段,只有管理权)。19世纪后半期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垄断形成后,为了适应激烈的竞争并分散风险,大多企业实行多元化经营和投资,于是企业所有者将资产的经营决策权交出,产生了又一个新的阶层——职业经理人。而经营者只有决策权而无资产控制权的二元化不稳定局面会给企业的顺利发展制造多重障碍。于是20世纪30年代,西方出现“经理层革命”,导致资产的所有权和决策权分离,此时经理阶层控制企业,现代企业制度初具雏形。

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并将管理发展为一种科学,成为现代公司立足世界竞争的资本,制胜的法宝。面临着世界范围内的经济新浪潮,我们所处的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国的企业的经营理念也应随之转变。虽然现代企业制度和股份制都诞生于资本主义内部,但是它们并不是资本主义的特权。而且对它们的引进有利有我国生产力的发展,于是,20世纪90年代后,我国的企业也都开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日益在世界经济大舞台上扮演同中国发展目标相吻合的重要角色。

可见,信用的作用,今天不仅局限在资本主义的范畴内,还对社会主义社会经济的发展,政治的稳定,民主的完善,文化的多元化等都产生了重要而且积极的影响。

正如一位老师所说,经济体制与经济制度二者并无必然联系:前者要解决资源配置利用达到最佳的问题以提高满足需求的能力,后者只是一种抑制需求方式。社会主义社会下也可以搞市场经济。马克思对信用和股份资本的论述就可以为现在我们实行市场经济提供理论依据。

 

处在这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这个资本主义日趋成熟和社会主义正在成长的时代,经济越发达,我们越意识到马克思理论的预见性之伟大,意识到我们对此知之甚少,意识到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通过一学期的学习,《资本论》在杨老师的指点下,和我们这群懵懂的孩子建立了不可思议的联系,给我们展示了一片神奇而广沃的天地。在说感谢老师的良苦用心的同时,还意识到我对《资本论》学习的不够,远远不够,甚至刚刚开始。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