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马克思论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 《资本论》思想研究之一(钱津)

  发布日期:2005-05-18  浏览次数:188   作者:钱津

 

马克思论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资本论》思想研究之一

 

钱津

 

论点摘要: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阐述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认为资本家的管理一方面表现社会劳动过程的生产性职能,一方面又表现资本主义剥削的职能。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是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二重性决定的,即资本主义生产一方面是制造产品的社会劳动过程,一方面又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存在表明资本主义的管理是专制的,而且这种专制的管理是有历史根源的,是对历史上剥削统治的管理的继承。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是不能相互混淆的,即不能以其生产性取代其剥削性,亦不能用其剥削性否定其生产性。马克思的这一思想具有的鲜明现实意义在于,就中国经济转轨来讲,应该更清楚地认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不混淆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中的生产性与剥削性,客观地认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椐此,我们应该认识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当今世界占主流是由人类劳动发展的整体水平决定的,这不是一个感情上的愿不愿意接受的问题,而是必须接受的。只有客观地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才能准确地认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既不会以其具有剥削性而否认其生产性,也不会以其生产性的存在和发展而否认其剥削性的作用。不混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对于中国融入国际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在承认并不混淆生产性与剥削性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更好地学习国外的企业管理经验,才能结合中国的实际更好地运用《资本论》的理论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发展中共同的管理问题。

        
论著精华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同时,也着重指出资本主义管理具有二重性。不过,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从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人们更多的是阐释马克思的商品二重性和劳动二重性思想,基本上是未予关注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的认识。存在这种情况,不能不说也是过去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研究存在片面性的表现之一。因此,在当前中国经济的转轨进程中,为深入地学习和研究《资本论》,我们有必要对马克思论述的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思想作以历史与现实的分析。

        
一、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的存在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管理就其内容来说是二重性的,——因为它所管理的生产过程本身具有二重性:一方面是制造产品的社会劳动过程,另一方面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
     我们可以对马克思的这一思想做出这样的理解:正如商品的二重性是由劳动的二重性决定的,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是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二重性决定的。因此,认识资本主义管理的特殊性,必须首先认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是特别强调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与商品生产过程的不同,他说: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过程;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形式。这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性在于,其商品生产的过程,不仅是商品的价值形成过程,而且是资本主义价值增殖过程。因此,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性决定,资本主义管理的特殊性就在于它既有为商品生产服务的一面,又有为资本的价值增殖服务的另一面。
    
 所以,马克思说:资本家的管理不仅是一种由社会劳动过程的性质产生并属于社会劳动过程的特殊职能,它同时也是剥削社会劳动过程的职能,因而也是由剥削者和他所剥削的原料之间不可避免的对抗决定的。这是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存在的具体表述。一方面,马克思承认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需要一种属于社会劳动的管理;再一方面,马克思又强调资本主义管理具有剥削性。
    
 马克思指出:凡是直接生产过程具有社会结合过程的形态,而不是表现为独立生产者的孤立劳动的地方,都必然会产生监督劳动和指挥劳动。不过它具有二重性。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无疑是将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视为具有社会结合过程的形态,是将其与小商品生产的独立劳动过程相区别的。所以,马克思这里讲的二重性表现是包括资本主义管理在内的。即一方面,凡是有许多人进行协作的劳动,过程的联系和统一都必然要表现在一个指挥的意志上,表现在各种与局部劳动无关而与工场全部活动有关的职能上,就像一个乐队要有一个指挥一样。这是一种生产劳动,是每一种结合的生产方式中必须进行的劳动。另一方面,——完全撇开商业部门不说,——凡是建立在作为直接生产者的劳动者和生产资料所有者之间的对立上的生产方式中,都必然会产生这种监督劳动。这种对立越严重,这种监督劳动所起的作用也就越大。因此,它在奴隶制度下所起的作用达到了最大限度。但它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也是不可缺少的,因为在这里,生产过程同时就是资本家消费劳动力的过程。
     从历史的角度讲,在创作《资本论》的时代,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管理具有二重性,重点在于强调资本主义管理的资本主义性质,即管理为资本服务的性质,管理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具有的剥削性。马克思说:资本家所以是资本家,并不是因为他是工业的领导人,相反,他所以成为工业的司令官,因为他是资本家。工业上的最高权力成了资本的属性,正像在封建时代,战争中和法庭裁判中的最高权力是地产的属性一样。马克思并不否认资本主义管理是生产中的需要,只是同时认为揭示资本主义管理存在的为资本剥削服务的性质更重要。因而,马克思讲的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实质是要揭示这种管理带有剥削性,并不单纯是一种生产性的管理。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马克思讲的这种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依然是存在的。但是,就目前的社会发展状况讲,我们一方面要承认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的存在,一方面又不能仍像19世纪那样重在强调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中的资本职能属性,即不能只重视强调资本主义管理的剥削性。应该说,在现时代,资本主义管理的生产性和剥削性都是存在,但我们更需要明确的是其生产性,而不是其剥削性。剥削的存在,即马克思所说的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的存在,是普遍性的,这是由人类劳动发展的历史水平客观地决定的,是由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水平从根本上决定的,是由人类的劳动智力水平决定的,因而,是人类需要自然地接受的。相应,从全球范围看,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高度发展,在社会劳动过程中,只有注重资本主义管理的生产性,才能切实地提高生产效率,发展社会生产力。所以,从发展生产力角度讲,对当代资本主义管理更要强调其具有的生产一般性。

        
二、具有二重性的资本主义管理是专制的

    
 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管理就其形式来说是专制的。自《资本论》问世至今已有近140年,可以说,马克思所讲的这种资本主义管理的专制依然是存在的,从本质上并没有发生变化。这一点,是需要我们准确把握的。
    
 在当年,马克思指出:随着大规模协作的发展,这种专制也发展了自己特有的形式。正如起初当资本家的资本一达到开始真正的资本主义生产所需要的最低限额时,他便摆脱体力劳动一样。现在他把直接和经常监督单个工人和工人小组的职能交给了特种的雇佣工人。正如军队需要军官和军士一样,在同一资本指挥下共同工作的大量工人也需要工业上的军官(经理)和军士(监工),在劳动过程中以资本的名义进行指挥。
     从社会的发展来看,现代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是更加复杂了,工业的规模相比19世纪,是有巨大变化的。如果说当年马克思根据生产规模的扩大而强调资本主义管理专制的发展,那么如今这种专制的存在只能是有增无减。从世界各地的情况看,不可否认资本主义的企业中已有一定的民主管理的新气象。有些大企业往往制定出详细的民主管理制度,即要求全体员工参与企业管理。有的跨国公司甚至还宣称,民主化的企业管理是其获得凝聚力的法宝,企业是全体员工的,需要全体员工参与企业管理。但是,这种经验之谈讲的只是一种现象,而从本质上讲资本主义企业的管理必然是专制的,其任何民主的表现都无法掩盖专制的性质。在这一点上,马克思在19世纪做出的判断是准确的。
    
 产生资本主义管理的专制,既是由其生产性决定的,也是由剥削性决定的,也就是说是由其二重性决定的。
    1
、资本具有的支配权决定资本主义管理必然是专制的。在资本主义时代,劳动者的智力水平发展还不足以支撑劳动主体对劳动客体的统治,虽然劳动客体是受动于劳动主体,但是在社会性上劳动客体中的资本力量对劳动主体具有支配性,正因如此,资本拥有的权力对资本主义生产的管理具有专制的要求。
    2
、资本主义生产规模的状况决定资本主义管理只能专制。专制就是由少数人说了算,民主就是由多数人说了算。资本主义生产不同于封建时代的商品生产,按现在人类智力的发展水平以及人们的信息获取和处理能力,大多数人不具有管理的能力,而生产上的统一性也同时要求管理上必须由少数人负责,甚至必须要由代表资本力量的某一个人负责,即管理必须是专制的。这是一种生产上的客观性所要求的。
    3
、资本主义生产同军事领域相比具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性,因此资本主义管理如同军事管理一样具有专制的性质。战场上需要专制的指挥,市场上也需要专制的指挥。在资本主义管理上,不能没有专制,这种专制是资本生存竞争所需要的专制,是超出战场搏斗专制的具有更大约束力的专制,因为战场并不是经常性的存在,而市场的竞争是天天都存在的。
    4
、现有的市场规则决定资本主义管理是专制的。在现时代,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市场的通行规则都是承认资本拥有收益权的,由此,资本在市场上才具有现实的权力。

        
三、不可混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

    
 资本主义管理既是为生产服务的,又是为资本服务的,在资本主义生产中,这种管理的二重性具有统一性,既是同时表现和同时存在的。但是,二重性同时存在不等于二重性之间可以相互取代。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批评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家在考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时,把从共同的劳动过程的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同从这一过程的资本主义性质因而从对抗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混为一谈。所以,直至今日,我们在认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时,也要特别地注意,不能将其生产性与其剥削性相混淆,仍然要强调二重性并存,不能以其生产性的存在掩盖剥削性,也不能以其剥削性的存在取代生产性。对资本主义管理的生产性与剥削性不能相混淆,既是一个历史的认识,也是一个现实的要求,而且,从学习《资本论》的现实意义上讲,更需要从现实出发高度重视这一问题。
    
 当今,人类社会在总体上还处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其市场经济的性质是资本主义的。在这样的社会发展阶段,任何人都不可无视资本主义剥削的存在。我们还应看到,资本主义管理剥削性的存在并不妨碍其生产性的发展。在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中,剥削性是相对独立存在的,生产性也是相对独立存在的。二重性的相对独立性决定其生产性可以相对独立发展。这种发展不是由管理的剥削性制约的,而是由生产的发展决定的。这种生产性的发展与剥削性的存在有联系,却没有必然的同步关系,并不是资本主义管理的剥削性存在促使资本主义管理的生产性发展。管理上的生产性只是服从于资本主义生产的自然属性。自从20世纪50年代爆发新技术革命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生产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生产力的创造远非资本主义初期可以相比,因此,从生产性方面讲,资本主义管理也实现了大幅度的水平提高,也决非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的水平能够相比的。对于这种变化,应实事求是地承认其进步性和贡献性,承认其发展的必要性,不能由于同时有剥削性的存在而否认其生产性管理的复杂化和水平的提高。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是不能相混淆的,生产性的相对独立发展是当代社会劳动过程中的主流,以至企业管理学科自20世纪中叶之后越来越受到重视。不论是在实践中,还是在理论研究上,关于生产性管理的认识都是极大丰富的,这种认识的提高直接推动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
    
 就中国经济转轨的现实来讲,应该更清楚地认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不混淆资本主义管理二重性中的生产性与剥削性。首先,这种不混淆必须是在承认存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前提下得到确认。其次,不混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要求必须客观地认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混淆资本主义管理的二重性,对于中国融入国际社会是非常重要的,在承认并不混淆生产性与剥削性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更好地学习国外的企业管理经验,才能结合中国的实际更好地运用《资本论》的理论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发展中共同的管理问题。

注释:
①③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第368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第223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④⑤⑥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第431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⑦⑧⑨⑩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第369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