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动态 >

《资本论》读书笔记(万燕鸣)

时间:2008-01-23 15:24来源:未知 作者:万燕鸣 点击:

 

《资本论》读书笔记8316

万燕鸣

初读《资本论》,每每读到晦涩之处[1],便想到马克思在写此书时的感慨——“任何理论都是灰色的[2]”。但对于这本百科全书式的天才著作仅读一遍是无法深刻领会其微言大义的。因为我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部经济学著作,在以唯物史观为基础的《资本论》中,唯物主义的逻辑、辩证法和认识论都应用于一门科学。[11] 

早在1843年,马克思就开始研究政治经济学了,在世界一流的伦敦博物馆所藏图书中,马克思阅读过的书籍有1500多种,他所摘的内容和整理的笔记有100余本!为了更好地完成《资本论》,他广泛收集有关各学科资料,如农艺学、工艺学、解剖学,更不用说历史学、经济学、法律学了。总之,只要与《资本论》有关,不管多么艰难,他也要寻找下去,研究下去。这种研究态度是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的[12] 

 

马克思恩格斯在世时,每出一版,都写了序或跋,它们成为我们学习《资本论》的入门向导。[13] 在第一卷的两篇序言和跋文里,马克思讲到了有关《资本论》的许多重要问题。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资本论》的研究对象是什么?

马克思明确指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

而在我们日常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却被狭隘地定义为:政治经济学是关于生产关系的科学,它研究人们的社会生产关系即经济关系。同时对于马克思这句话中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含义,在我国经济学界存在着不同的理解,有的把它理解为生产关系,有的把它理解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有的把它理解为劳动方式,也有的把它理解为用什么工具进行生产,等等。吴易风老师曾从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原理这个角度来讨论和澄清这一问题[3]通过对这篇文章的阅读也让我对这一问题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指生产的资本主义的社会形式,即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相结合以生产人们所需的物质资料的特殊方式。

整个《资本论》第一卷既有理论性的研究(主要方面)又有对资本主义起源的精美的历史叙述,后者对前者进行了有益的补足,相得益彰。

理论部分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重写(第一卷序言中马克思即说明),分析了商品及其价值阐述的是经过唯物史观改造和创新过的科学劳动价值理论。马克思建立了两种类型的价值:使用价值即某物的有用性;交换价值,由融入物品中的劳动量决定。按照劳动创造使用价值还是交换价值,它同时具有双重性质。既然“商品的交换价值必须要以为他们共同所有的某种形式表达出来”,而他们惟一相同的就是劳动,故而劳动必定是价值的源泉。但是很明显由于有一些人要比其他人工作更快更熟练,那么这种劳动必定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平均水平。接下来的就是比较难以理解的有关价值形式的部分;第一章结尾论述了作为交换价值的商品,马克思在书中将其称之为——“拜物教”这使我不由想起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异化”这一概念。在这里马克思写道:“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在那里,人脑的产物表现为赋有生命的、彼此发生关系并同人发生关系的独立存在的东西。在商品世界里,人手的产物也是这样。我把这叫做拜物教[4]。”这一部分的最后一章论述了交换,叙述了作为商品流通手段的货币,具体阐述了商品的价值以及价值的普遍尺度。

第二部分叙述了货币向资本的转化。在资本主义时代之前,人们卖掉商品得到货币是为了买更多的商品。在资本主义时代,人们不是为买而卖,而是为更高价地卖掉才去买——他们使用货币买商品是为了用那些商品作为手段增加自己的货币。

在第三部分里马克思引人了一个贯穿全书的概念——剩余价值。恩格斯将这一概念称为马克思在经济学上的最重要的“发现”。马克思将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做了区分,前者是“变为生产资料即原料、辅助材料、劳动资料的那部分资本,在生产过程中并不改变自己的价值量”。就这一点,马克思谈到:“变为劳动力的那部分资本,在生产过程中改变自己的价值。它再生产自身的等价物和一个超过这个等价物而形成的余额,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本身是可以变化的,是可大可小的[5]。”这个变化是剩余价值的比率,工人和资本家的斗争就是以剩余价值为核心展开的。最重要的地方是资本家使得工人工作的时间比仅仅用来满足体现在他产品中的劳动价值的时间要长。

关于剩余价值的性质马克思论述道:“劳动过程的第二段时间,工人超出必要劳动的界限做工的时间,虽然耗费工人的劳动,耗费劳动力,但并不为工人形成任何价值。这段时间形成剩余价值,剩余价值以从无生有的全部魅力引诱着资本家。我把工作日的这部分称为剩余劳动时间,把这段时间内耗费的劳动称为剩余劳动。把价值看作只是劳动时间的凝结,只是物化的劳动,这对于认识价值本身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同样,把剩余价值看作只是剩余劳动时间的凝结,只是物化的剩余劳动,这对于认识剩余价值也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使各种社会经济形态例如奴隶社会和雇佣劳动的社会区别开来的,只是从直接生产者身上,劳动者身上,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形式[6]。”

因此剩余价值只可能来自可变资本,而不是来自于不变资本,因为只有劳动才创造价值。马克思认为利润率的下降原因由于机器的引进,劳动时间减少,这样生产的剩余价值就会减少。当然机器会提高生产,殖民市场会吸收一些劳动力,但这种单纯的治标最终不可避免地将带来危机。

第一卷的最后是一个大的部分,[14] 在这一部分里马克思描述了资本家落入“积累欲与享受之间的浮士德式的冲突”,就必定会去生产一支“产业后备军”或巨大的暂时性失业工人蓄水池来适应市场变化。马克思以令人发聩的语言总结道:“在资本主义体系内部,一切提高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方法都是靠牺牲工人个人来实现的;一切发展生产的手段都变成统治和剥削生产者的手段,都使工人畸形发展,成为局部的人,把工人贬低为机器的附属品,使工人受劳动的折磨,从而使劳动失去内容,并且随着科学作为独立的力量被并入劳动过程而使劳动过程的智力与工人相异化;这些手段使工人的劳动条件变得恶劣,使工人在劳动过程中屈服于最卑鄙的可恶的专制,把工人的生活时间变成劳动时间,并且把工人的妻子儿女都抛到资本的札格纳特车轮下。但是,一切生产剩余价值的方法同时就是积累的方法,而积累的每一次扩大又反过来成为发展这些方法的手段。由此可见,不管工人的报酬高低如何,工人的状况必然随着资本的积累而日趋恶化。最后,使相对过剩人口或产业后备军同积累的规模和能力始终保持平衡的规律把工人钉在资本上,比赫斐斯塔司的楔子把普罗米修斯钉在岩石上钉得还要牢。这一规律制约着同资本积累相适应的贫困积累。因此,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7]。”

   

读书笔记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序、跋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已经发育的身体比身体的细胞容易研究些。并且,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而对资产阶级社会说来,劳动产品的商品形式,或者商品的价值形式,就是经济的细胞形式。在浅薄的人看来,分析这种形式好像是斤斤于一些琐事。这的确是琐事,但这是显微镜下的解剖所要做的那种琐事。

——摘录P28

这种“抽象力”应该是一种基于唯物史观综合逻辑、辩证法的分析能力,由抽象通过中介上升为具体完成一般性到差异性的转变,当然数学锻炼是少不了的。而细胞形式则形象说明了商品的价值形式作为研究起点的定位。

—读后感述

第一篇:商品和货币

只是社会必要劳动量,或生产使用价值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该使用价值的价值量。在这里,单个商品是当作该种商品的平均样品。含有等量劳动或能在同样劳动时间内生产出来的商品,具有同样的价值量。一种商品的价值同其他任何一种商品的价值的比例,就是生产前者的必要劳动时间同生产后者的必要劳动时间的比例。“作为价值,一切商品都只是一定量的凝固的劳动时间。”

——摘录P55

相反地,劳动生产力越低,生产一种物品的必要劳动时间就越多,该物品的价值就越大。可见,商品的价值量与体现在商品中的劳动的量成正比,与这一劳动的生产力成反比。

——摘录P56

  “物以稀为贵”的理论阐述。

——读后感述

[15] 起初我们看到,商品是一种二重的东西,即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后来表明,劳动就它表现为价值而论,也不再具有它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所具有的那些特征。商品中包含的劳动的这种二重性,是首先由我批判地证明了的。这一点是理解政治经济学的枢纽

——摘录P56

一切劳动,从一方面看,是人类劳动力在生理学意义上的耗费;作为相同的或抽象的人类劳动,它形成商品价值。一切劳动,从另一方面看,是人类劳动力在特殊的有一定目的的形式上的耗费;作为具体的有用劳动,它生产使用价值。

——摘录P59

劳动的二重性是指劳动具有形式和抽象内容二重属性。

具体劳动是指从生产不同使用价值的不同形式去考察的劳动。具体劳动作为生产不同使用价值的劳动形式是人类生存的永恒条件。抽象劳动就是撇开劳动的具体形式的一般人类劳动,指劳动者自身体力和智力的纯粹支出。(老师讲义)。

列宁说:不钻研和不理解黑格尔的全部逻辑学,就不能完全理解马克思的《资本论》,特别是它的第一章。确实自己对第一章里面的商品二因素劳动二重性两个概念尤其是后者理解上不是很透彻,每次看完了似乎是理解了,第二次再看又得重新来过。似乎是“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毛病在作怪。

具体劳动即有用劳动,决定着使用价值的具体劳动由劳动的质决定着,这种质的不同便造成了社会上劳动的分工。它是物质财富的创造过程(这种创造过程是与一切社会形式无关的;它是人类生存的基础)。抽象劳动则更似本能劳动,人的劳动归根结底是作为动物的劳动--抽象劳动,它是一切形式的劳动的基础。这种本能的劳动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理性的结果)而削弱。

摘自李荣田的文章[8]

1、  生产使用价值的劳动

生产使用价值的劳动是分工劳动。由于使用价值是配套供给的物,生产使用价值的劳动必须是“分工劳动”。劳动不分工,产品就配不上套。

2、  形成价值的劳动

形成价值的劳动是反分工劳动。存在于商品经济的经济生活中的物质资料生产上的反配套行为,也就是劳动中的反分工行为。

《资本论》中有一个恩格斯写的关于劳动二重性的脚注,这个脚注从英文版的《资本论》中翻译过来就是这样一句话:英语有一个优点,它有两个不同的词来表达劳动的这两个不同的方面。创造使用价值并且只在质上被计较的劳动叫做work,以与labor相对;创造价值并且只在量上被计较的劳动叫做labor,以与work相对。恩格斯的这个脚注告诉人们,创造使用价值的劳动是只在质上被计较的劳动。创造价值的劳动是只在量上被计较的劳动。

——读后感述

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在那里,人脑的产物表现为赋有生命的、彼此发生关系并同人发生关系的独立存在的东西。在商品世界里,人手的产物也是这样。我把这叫做拜物教。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  

——摘录P69

在商品世界里,人们受着自己的商品的支配,自己变成自己的产物的奴隶和崇拜者。而商品的价值一旦用货币形式来表现,拜金主义不就出现了吗?

——读后感述

一切商品对它们的所有者是非使用价值,对它们的非所有者是使用价值。因此,商品必须全面转手。这种转手就形成商品交换,而商品交换使商品彼此作为价值发生关系并作为价值来实现。可见,商品在能够作为使用价值实现以前,必须先作为价值来实现。

——摘录P73

这里给出了我们所学习的西方经济学所没有回答的问题,消费(交换)是依据所消费(交换)的物品对自己的效用,却没能分析为什么这种交换能够发生?

——读后感述

第二篇 货币转化为资本

作为这一运动的有意识的承担者,货币所有者变成了资本家。

——摘录P87

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而一直以来强调意识形态导致了不能从经济学意义上客观地认识“资本家”这一概念。

——读后感述

因此,资本不能从流通中产生,又不能不从流通中产生。它必须既在流通中又不在流通中产生。

——摘录P89

马克思用极富哲理的语言告诉我们解决资本总公式矛盾的条件,同时告诉我们资本的形成不能用商品价格与商品价值的偏离来说明。这些语句让我们大大抵消了我对资本论中一些所谓的“晦涩”的语句看法,也许正是我不了解那些语句的内涵,所以也就无法像现在一样体会到它的美。

——读后感述

有了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决不是就具备了资本存在的历史条件。只有当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所有者在市场上找到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工人的时候,资本才产生;而单是这一历史条件就包含着一部世界史。因此,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

——摘录P90

书中此处的注解很有用——资本主义时代的特点是,对工人本省来说,劳动力是归他所有的一种商品形式,他的劳动因而具有了雇用劳动的形式。另一方面,正是从这时起,劳动产品的商品形式才普遍化。

第三篇 绝对剩余价值的产生

在劳动过程中,人的活动借助劳动资料使劳动对象发生预定的变化。过程消失在产品中。它的产品是使用价值,……劳动者纺纱,产品就是纺成品。

——摘录P95

这里可否推导出服务也是劳动?譬如理发师理发,产品就是让人舒适的发型。

——读后感述

[16] 生产资料转给产品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在劳动过程中因本身的使用价值的消灭而丧失的价值。如果生产资料没有价值可以丧失,就是说,如果它本身不是人类劳动的产品,那末,它就不会把任何价值转给产品。它的作用只是形成使用价值,而不形成交换价值。一切未经人的协助就天然存在的生产资料,如土地、风、水、矿脉中的铁、原始森林中的树木等等,都是这样。

——摘录P101

也就是说这些生产资料之所以在今天可以与劳动产品相交换,具有交换价值,只是由于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不仅仅指所有权的私有也包括使用权的私有。

——读后感述

[17] 我们已经知道,工人在劳动过程的一段时间内,只是生产自己劳动力的价值,就是说,只是生产他必需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因此,我把进行这种再生产的工作日部分称为必要劳动时间,把在这部分时间内耗费的劳动称为必要劳动。这种劳动对工人来说所以必要,是因为它不以他的劳动的社会形式为转移。这种劳动对资本和资本世界来说所以必要,是因为工人的经常存在是它们的基础。

——摘录P103

本书的前面一直是用“必要劳动时间”这个词泛指生产一般的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在此处作者用这个词指生产特殊的商品即劳动力的必要劳动时间。这两者应该是同的,不然是否存在用同一术语表示不同的意思?

——读后感述

[18] 因此,在一定量剩余价值的生产上,一种因素的减少可以由另一种因素的增加来补偿。如果可变资本减少,同时剩余价值率却按同一比例提高,那末所生产的剩余价值量仍然不变。……可见,可变资本的减少,可以由劳动力受剥削的程度的按比例的提高来抵偿,或者说,所雇用的工人人数的减少,可以由工作日的按比例的延长来抵偿。因此在一定限度内,资本所能榨取的劳动的供给,并不取决于工人的供给。

——摘录P109

西方经济学中的要素替代理论与这里出入,原因可能就在于西方经济学追求的均衡往往是一种偏静态的,而马克思理论的哲学背景看问题是运动的。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可变资本是相对不重要的,因为资本家往往不是预付工人的劳动,而是预支工人的劳动。所以资本家大可仅有不变资本,靠工人向资本家预付工人的劳动进行生产,然后再从销售收入中补偿工人的劳动力价值。资本家支付工资的间隔越长,可变资本相对越不重要。这样一来就又产生了一个问题,现实生活中支付间隔时间长的所得工资远远大于间隔时间短的工资,拿年薪和月薪比对即可。

——读后感述

[19] 第四篇 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

   在工作日长度已定的情况下,剩余劳动的延长必然是由于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而不是相反,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是由于剩余劳动的延长。

——摘录P113

即剩余劳动的延长是必要劳动时间缩短的必要不充分条件,马克思的理论如果能将其用数学逻辑整理归纳是否是对马克思理论的发展?但形式简洁与内容博大是否可以兼得?经院的谢富胜老师说他的下一目标即数学化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有时间可以向其请教。

——读后感述

[110] 当一个资本家提高劳动生产力来使例如衬衫便宜的时候,他决不是必然抱有相应地降低劳动力的价值,从而减少必要劳动时间的目的;但是只要他最终促成这个结果,他也就促成一般剩余价值率的提高

——摘录P114

这里一般剩余价值率的提高的促成似乎是马克思理论里的“看不见的手”起作用。生产的商品变得便宜了,但资本家(阶级)得到的一般剩余价值率却提高。那么在其它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是否可以推导出通货紧缩是必然的趋势?

——读后感述

[111] 尽管许多人同时协同完成同一或同种工作,但是每个人的个人劳动,作为总劳动的一部分,仍可以代表劳动过程本身的不同阶段。由于协作,劳动对象可以更快地通过这些阶段。

——摘录P117

这解开了协作之谜,协作使得符每个人的个人劳动成为总劳动过程的一个阶段;由于这一系列环节的存在,使得劳动对象更快地通过整个劳动过程。资本主义生产打破了封建的孤立状态,把人数众多的劳动者集中到一起了。于是,使这些劳动者结合在一起的协作便随之产生了。协作与同等人数单个在效果上的差别决不仅仅在量上,协作不仅提高了生产力,而且创造了生产力。由于协作,使得生产的劳动过程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提高了劳动本身的效率。

——读后感述

但是,机器除了有形损耗以外,还有所谓无形损耗。只要同样结构的机器能够更便宜地再生产出来,或者出现更好的机器同原有的机器相竞争,原有机器的交换价值就会受到损失。在这两种情况下,即使原有的机器还十分年轻和富有生命力,它的价值也不再由实际物化在其中的劳动时间来决定,而由它本身的再生产或更好的机器的再生产的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了。

——摘录P128

西方经济学中的替代品引入与这里机器的价值的决定有异曲同工之效。

这一点非常重要,对于我们理解商品的价值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而非简单的静态概念。能否说,随着资本主义生产规模和生产能力的不断扩大,商品的价值也不是由物化在其中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而是由再生产该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

另外,之所以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通过对本句的分析会在方法上得到启示。即没有方法能够区分劣币,那么良币的价格就会下降到与劣币一样。

——读后感述

第五篇 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112] 

第六篇 工资

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表面上,工人的工资表现为劳动的价格,表现为对一定量劳动支付的一定量货币。在这里,人们说劳动的价值,并把它的货币表现叫做劳动的必要价格或自然价格。另一方面,人们说劳动的市场价格,也就是围绕着劳动的必要价格上下波动的价格。

——摘录P138

西方经济学中生产要素理论中劳动价格那里表现为劳动的边际产出(MRP=VMP=MP*P,只是由于边际产出递减,而厂商按最低的边际产出支付工资。

说到工资,想起来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例子:

“众所周知,大陆篮球运动员易建联已经在美国NBA谋到职位。据有好事者测算,易建联在大陆投一次篮,折合人RMB50,在美国那儿投一次篮折合dollar500,考虑到汇率,易建联在美国平均没投一次篮比在大陆多挣几十倍,这就引发一个问题:是易建联压榨了美国人民,还是中国人民剥削了易建联[9]?” 有人就回答道“这不是压榨问题。也许此悖论本身就体现出马剥削理论之荒谬。”更有甚者提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拒绝讨论这个问题。价值只有抽象劳动才能创造!”[113] 

对于第二种说法显然非常可笑,谁拒绝讨论这个问题? 什么叫“劳动要创造价值才称之为劳动”,不创造价值的劳动也可以是劳动。当然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还有待深化

另外对于第一种说法就非常荒谬了,这里是个“租金”问题,不是工资问题。和劳动力的工资没有关系,一个明星得到年五千万收入,是个“租金”问题[10],他或她付出的劳动至多10万。大小不同只是在和他付出的劳动相比超额剩余的不同而已。在中国易建联的收入比较接近他的付出的劳动。

——读后感述[114] 

第七篇 资本的积累过程

本篇研究的是资本的积累过程,也就是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的过程,阐明资本积累的实质及其发展规律。

在本篇开头部分的导言中,马克思对本篇的研究对象和方法作了扼要的说明。

第二十一章“简单再生产”,论述资本主义的再生产过程也就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再生产过程。第二十二章“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论述资本主义的占有方式和占有规律,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在扩大再生产问题上的种种错误观点。第二十三章“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论述资本积累和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对工人阶级的影响,阐明了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第二十四章“所谓原始积累”,论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形成的历史过程,揭示了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

综观全篇内容,深刻地体现了从抽象到具体的分析方法。首先在最简单最抽象的形态上分析资本主义的再生产,然后把资本积累的因素加进去,分析规模扩大的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揭露了资本主义积累的实质。在此基础上,再把资本有机构成的因素加进去,研究资本积累对工人阶级命运的影响,揭示了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评阅意见:

 

1.       这是一篇能够找到读书人感觉的笔记它在抄袭成自然的现实活动中,显得特别可贵。

2.       这篇文字中有许多思考。尽管有些思考显得不成熟,但在充斥“八股文”的作业中,显得弥足珍贵。

杨志2008-1-17



[1]现在看来之所以晦涩是并没有理解到其中的美,书中不乏像“资本不能从流通中产生,又不能不从流通中产生。它必须既在流通中又不在流通中产生。”一样富有哲理美的句子。

[2] 1962-1963年马克思生活最艰难的时候曾给恩格斯的信中说到——“我的朋友,任何理论都是灰色的,唯有事业才常青。”

[3] 吴易风《论政治经济学或经济学的研究对象》(《高级政治经济学》)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 88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资本论选读》P69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 235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资本论选读》P102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 243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资本论选读》P103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 707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资本论选读》P159

[8] 李荣田 《什么是商品二因素和劳动二重性 人大经济论坛

[9]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政治经济学版。

[10] 薛兆丰 《永远从租的角度看垄断》


 [11]有读书人的感觉

 [12]这句话欠妥。但把“只要与《资本论》有关”改换只要与其研究对象相关――-就无可挑剔了。对吗?

 [13]对着呢!

 [14]这算那个部分呢?第4部分?你前面不是说整个有3个部分吗?

 [15]恐怕不贴切!

 [16]在第一卷的框架中研究对象是物质生产。

 [17]在这里,关于“自然品”和“经济品”的概念更合适。

 [18]关于这个问题马克思有专门的交待,参见《资本论》第一卷第250页,2004版。

 [19]这个问题可以结合第六章《工资》来理解。

 [110]树立这个理想是好的,但决不是简单可以做的。这个设想涉及到数学第三次危机以及突破这个危机的数学革命。换句话说,不懂现代数学仅用传统数学方法根本无法实现“兼得”。

 [111]这两者(涂红)之间爱女有若干中间环节,它们之间不可能直接联系起来。

 [112]这一篇为何跳过了?

 [113]我为如此理解劳动创造价值感到悲哀!

 [114]你这两个例子对我很有意义!谢谢你的例子!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4)
57.1%
踩一下
(3)
42.9%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