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资本主义》中文版序

  发布日期:2008-10-28  浏览次数:175   作者:鲍尔斯

 

《理解资本主义》中文版序

 

鲍尔斯、爱德华兹、罗斯福著

孟捷、赵准、徐华主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即出。

 

 

 

      我谨代表我的合作者,内布拉斯加大学的理查德·C·爱德华兹和萨拉·劳伦斯学院的弗兰克·罗斯福,欢迎中国读者阅读我们的《理解资本主义:竞争、统制和变革》的这个译本。这个文本立足于我们在上述机构,以及在哈佛大学、马萨诸塞大学和锡那大学的教学经验。它反映了我们的信念,即经济学的初级课程应能使得有成就的学生得以理解那些在世界、以及在学生及其家庭的生活当中起作用的主要经济力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选择了《理解资本主义》而非《理解经济学》这个书名的原因。

      我们的职业与现实世界的纠葛并不是新事物。对其创立者而言,政治经济学的主题便是国家和民众的财富;政治经济学不仅是学术的追求,而且是干预并改变世界运行的方式、并借以提高人民福祉的基础。最初的经济学家,即重商主义者和重农主义者,是现代欧洲初期的专制统治者的顾问;而今日的宏观经济管理者、经济发展顾问、以及中央计划经济的改革设计师,延续了这个参与现实世界的传统。经济学家对于制定政策和设立法规从来就不陌生。寄往于经济学能有助于纾解贫困、并觅得使人民生活兴旺发达的条件,是其最为鼓舞人心的召唤和最艰巨的挑战。

  和许多人一样,我也因怀有同样的希望而为经济学所吸引。作为一名曾经在印度的学生和在尼日利亚的中学教员,我自然而然地来到这个领域,期待着经济学会解决全球贫困和不平等这些旷日持久的问题。在十一岁的时候,我曾留意到,在德里公立学校的同学中间,无论是在运动、学校功课、还是任何其他方面,我是多么的平庸。自那时以来一个问题就缠绕着我:既然作为人我们在能力上如此相似,印度人和美国人相比却如此之贫穷,这是怎么形成的?为此我进了研究生院,希望经济学可以加以解释,譬如,为什么美国工人一个月内生产的东西和印度工人一年生产的一样多,为什么印度的人口因此而贫穷。我们现在知道,正统经济学的解释是失败的:按照所有合理的计算,资本-劳动比率的差异以及美国和印度的劳动力在受教育程度上的差异,只能解释生产率差异中的不到一半。看起来有可能的是,大部分差异来源于难以度量、且较少为经济学家所研究的那些原因:即在历史经验、制度和习俗性行为中的差异。经济学家对于斯密将其选为他那部伟大著作的书名的国民财富,还没有一个好解释。

  理解一个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过程——以及为什么某些资本主义国家不发展——不仅需要经济学的标准分析工具,诸如市场竞争和总需求,而且需要产生于最近半个世纪的经济学研究的那些较新的工具和思想。其中有四个是最为重要的。

      首先,经济学的心理学基础在最近二十年间业已被重新表述,并用于解释经验上确凿的事实,即人不仅是自私的,他们还往往慷慨大方,并乐于支持社会准则,即便在他们能够因破坏这些准则而获益时也是如此。

      第二,在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大多数最重要的市场上(例如,劳动、信贷、信息、和其他产品及服务市场),合约并没有涵盖对于缔约各方至关重要的一切;这即是说,合约是不完备的。成功的交易往往需要运用权力或遵奉社会规范,以作为对合约的弥补。

      第三,历史、制度和社会传统深刻地影响着经济的运行,从而带来了许多种资本主义,而非单一的资本主义模式。譬如,在美国、日本和德国经济运行之间的反差上,可以发现这一点。或许,我们应该将本书称作《理解多种资本主义》。

      最后,正如我们的中国读者当然了解的,理解资本主义意味着理解技术、社会生活、产权及其他制度、乃至价值体系的前所未有的转变。均衡概念有时候是有用的,并在本书后续的内容中有所运用。但是,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大多数重要的发展更适于作为非均衡的结果来解释。

      就像资本主义经济那样,今日经济学是一个急剧变革的学科。对于水平更高的学生来说,微观经济学中的许多新发展,在我的《微观经济学:行为、制度和演化》一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中得到了表达。

      1848年,英国哲学家兼经济学家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出版了《政治经济学原理》。这是经济学的第一部伟大的教科书;此书在直到半个世纪后为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所取代以前,是讲英语世界的主要指南。穆勒的读者在阅读时这样被担保:“幸运的是,在价值规律(意指经济学理论)中已经没有什么要留待现在的作者或未来的作者来清理了;这一学科的理论是完备的。”当我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研习经济学时,正值新古典范式的鼎盛期,一种类似的自满无处不在。本书则没有传达任何与之类似的保证。我们对资本主义的理解,就像资本主义本身那样,在根本上是变动 的。有定论的东西为数不多。没有什么是完备的。

      这是一个学习经济学的激动人心的年代。对于你来说尤其如此。这既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变革格外迅速,也因为从中国得到的教训必将丰富和改变二十一世纪的经济学,就像英国和欧洲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教训所起的作用那样。我的合作者和我期望,《理解资本主义》将有助于你理解我们变革中的世界;并且,一如古典经济学家所希冀的,本书甚至会鼓励你加入到变革这一世界中去,以争取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

   

 

萨缪尔·鲍尔斯

 

美国新墨西哥州桑塔菲研究所

意大利锡那大学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